055 终极结局(三)

    “没什么你干嘛锁门?”黎晞口气一下就冲了起来,在自己家里,还是在自己卧室,她为什么要锁门?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

    “呃?锁门了吗?我我没注意。言琥滤尖伐”赫连瑶茫然的看看他,再低头看看门把,解释道。

    黎晞不说话,双手揣在裤袋里静静的堵在门前,一双凤眸犀利似剑,极具压迫性的冷冷看着她。

    “你这样看我做什么?”赫连瑶被他看得背脊直发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微微恼火,蹙起小眉头冲他低叫,他一脸彪悍的堵在门口,要不要让她出去啊?

    “你在里面做什么?”黎晞脸色微寒,犀利的眼神若有似无的瞟了瞟卫生间里面。

    赫连瑶眸光闪烁了下,垂下眼睑轻轻抿了下红唇,有些不自然的反驳:“能做什么?你这问题真奇怪,你上卫生间能做什么?”

    黎晞双眼微微一眯,突然一把抓起赫连瑶的小手,拉着她径直往床边走,他的脚步很大,她几乎快跟不上他,正踉跄着想抱怨時,他却蓦地转身摁住她的香肩,强制性的将她摁坐在床头,他则吊儿郎当的靠坐在床头柜上,狂傲不羁的抬起一只脚踩在她的身侧,将她困在床头与他的双褪间,他居高临下的冷睨着她——

    “啊。你把脚给我放下去,脏死了——”赫连瑶嫌弃的拍打他踩在她身侧的大脚,虽然是穿的居家拖鞋,房里也铺着地毯,可是看着心里还是不太舒服。

    她还没叫完,下巴就被黎晞休长的手指不轻不重的掐住,抬起来,他妖魅蛊惑的凤眸直直射进她的眼底——

    “赫连瑶,你老实告诉我——”

    黎晞停顿,紧紧盯着她的双眼,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玩世不恭的男人很难得的用如此认真严肃的语气跟她说话,搞得赫连瑶心里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紧张。

    “什么啊?”她略显局促的抿了抿唇瓣,暗忖,难道他知道了?可是她自己都还不确定耶

    “赫连瑶,你是不是有外遇了?”黎晞死死盯着她,阴森森的吐字。

    “啊?”赫连瑶错愕,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般瞠大双眼看着他。

    “我问你是不是有外遇了?”黎晞脸色黑压压的,倾身更加凑近她几分,咬牙切齿的逼问。

    “你”赫连瑶蹙着小眉,疑惑的看着他布满阴霾的俊脸,小心翼翼的瞅着他,问:“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有事的是你。”黎晞一副笃定的口吻,理直气壮得像是已经把她抓jian在床了一般。

    “我有什么事?”赫连瑶哭笑不得,抬眸没好气的瞪着无理取闹的男人。

    “你有外遇。”黎晞语气酸得冒泡,气急败坏的低叫。

    “你毛病啊?我外遇谁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外遇了?”。

    赫连瑶看他那孩子气的模样忍不住想笑,将他踩在床边的大脚丫子一把拍掉,黎晞猝不及防,高大的身躯猛地倾倒下来,他下意识的伸臂撑住床面,谨防把她压着,可是临了,他却突然改变主意,手臂一松,顺势就直直朝她扑去,把她牢牢压在裑下——

    “啊——”赫连瑶惊叫一声,被压得差点被气。

    “我不用看见,我有感觉的,赫连瑶,你变心了。”黎晞厚薄适中的唇瓣贴在她的耳朵上低吼,完了还愤愤然的把她耳朵咬了一口。

    “阿——”赫连瑶又是一声尖叫,一手捂住耳朵,一手恼火的在他肩头狠狠捶了一下,没好气的瞪他:“感觉?你是从哪方面感觉到的啊?”

    “你不给我碰。”黎晞恶狠狠的控诉,一双凤眸里满是幽怨。

    “呃”赫连瑶无语凝结,漂亮的小脸上瞬间浮现出两朵红晕,要死了啊?不就拒绝了他两次吗?结婚都快四年了,他基本夜夜索欢,她不过就前两天没给他而已,他居然就控诉她有外遇?他也太

    再说了,不给他碰这不是有原因的嘛。等她确定了就会给他一个惊喜的嘛。急什么呀?真是的。

    “没话好说了?”黎晞冷飕飕的声音吹拂在赫连瑶的小脸上,愠怒的目光狠狠瞪她。

    赫连瑶回过神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淡淡的瞥他:“我不让你碰就是有外遇?”

    “那不然勒?”黎晞凶巴巴的低吼,他已经不痛快很久了,今天非要跟她摊牌不可。

    他很不安。因为她变得‘太好了’——

    事情是这样的

    上个月的某一天,她突然心血来潮的到公司去找他一起吃午饭,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他正赤倮着上半身,而新来的秘书正慌慌张张的用纸巾擦拭着他的胸膛——

    画面很爱昧,因为她的突然出现,他和新来的秘书都维持着爱昧的姿势僵在原地,气氛在瞬间变得紧绷诡异

    他回过神之后赶紧将秘书的手从自己胸膛上挥开,心惊胆颤的等待着老婆发飙,造成这样的爱昧画面是因为新来的秘书笨手笨脚的把刚煮好的咖啡打翻在他的身上了,他被烫得不行,急忙脱掉衬衫,秘书也慌了,下意识的拿起纸巾要帮他擦拭,所以

    虽然他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虽然他问心无愧,但是他一向清楚自己老婆爱吃醋的坏脾气,想当年她把他身边的那些女人一个个打跑的彪悍模样至今让他记忆犹新,虽然这几年来她的脾气改了很多,也没再无理取闹过,但是现在这种画面

    她一定忍不住了吧

    可是事情却出乎他的意料,赫连瑶只是怔怔的看了他和秘书两眼,然后淡定自若的走进来问他好了吗?有没有空陪她吃个饭

    当時她的语调和表情都异常平静,随意悠闲的模样像是在聊天,而她越是平静黎晞就越是惊悚,忙不迭的点头说有,然后慌慌张张的跑进休息室里去换衣服。

    他以为她是故意支开他,然后教训那新来的秘书,因为她以前经常干这样的事儿,虽然他觉得老婆要刁难那新来的秘书实在没必要,但是如果辞退了那秘书,老婆就不会迁怒他的话,那他会昧着良心偷偷乐

    待到他换好衣服出来,却诧异的看见赫连瑶一边惬意的浅抿着香气四溢的咖啡,一边和颜悦色的称赞秘书泡的咖啡好喝,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生气的迹象。

    看到那样深明大义优雅大方的老婆,黎晞心里头不止没有轻松和感动,反而莫名其妙的升起一抹失落,她不吃醋吗?

    他满怀期待,以为她是在隐忍,他期盼着她什么時候忍不住了醋意大发的找他闹,可是一直到经过很多天之后,她依旧对那天的‘爱昧事件’只字未提,仿佛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他的心,莫名其妙的开始有些慌

    相爱的两个人,吃醋拌嘴是爱情最直接的表现,看到他光着上半身和别的女人在办公室里有爱昧,她为什么不吃醋?黎晞印入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

    她不爱他了。

    不爱他,所以看见他和别的女人推拒拉扯也不在意了,是这样吗?

    他千万次的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可是最近几天他无意间发现,她背着他不知道给谁偷偷打电话,刻意压低的声音分明就是有猫腻,否则为什么不敢大大方方的当着他的面打?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背着他讲电话?其中肯定有鬼。

    更过分的是,她开始拒绝他,而且拒绝了两次,两次啊。她知道她这样的行为有多伤他的心吗?他那么爱她,爱到生命里,爱到骨子里,他心心念念都是她,她她她

    伤心

    赫连瑶微微蹙着黛眉,狐疑的盯着黎晞布满忧愁的俊脸,柔软的小手轻轻抚平他紧皱的眉宇,担忧的柔声问:“你最近怎么了?是工作让你太累了吗?”

    “不是工作让我累。言琥滤尖伐是你让我累。”黎晞又怨又恨,剑眉拧得死紧。

    “我做错什么了?”赫连瑶一脸的莫名其妙,无奈睨着他。

    “你自己心里有数。”黎晞咬牙切齿的冷哼,孩子气的送她一个白眼。

    赫连瑶嘴角抽搐了下,微微歪着小脸困惑的瞅着他,没说话。

    黎晞被她探究的眼神看得有些尴尬,俊脸黑压压的,透着一丝狰狞,恼羞成怒的用双手捧住她的小脸狠狠挤,他恶狠狠的切齿逼问:“赫连瑶你不爱我了对不对?你现在看见我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你也不在意了对不对?你巴不得我出轨你好有借口跟我离婚对不对?”

    赫连瑶一张小脸被男人挤压得变形,她却没有抗议,越是疑惑的看着他,失笑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难道不是吗?看见我搂着别的女人你还自顾自的吃得开心,你现在根本就不在乎我了。”黎晞义愤填膺的对她低吼。

    “你是说刚才吃饭的時候?”赫连瑶眨了眨双眼,回想着刚才的情形,心里越发想笑,她惬意的仰躺在他裑下,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别扭的样子,唇角藏着一抹隐笑,说:“你希望我怎么做?二话不说上前给那女孩两耳光?凸显我的嚣张跋扈无理取闹,顺便让你颜面尽失?”

    “那样至少证明你还在意我。”黎晞吼得理所当然,他就是希望她那样,他就想要她为他吃醋,他现在非常想看她吃醋的样子。

    “你什么逻辑啊?我不打人就是不在乎你?”赫连瑶忍不住了,眉眼含笑的看着他,笑啐一声。

    黎晞凤眸一眯,危险乍现,她还敢笑?没看见他现在是很严肃的在质问她吗?她还敢跟他笑嘻嘻的打太极?

    怒。黎晞俯唇就要去狠狠咬她的小嘴儿,而就在他的牙即将咬上她的那瞬,她嫣红的唇瓣轻轻张启,呵气如兰的——

    “老公我爱你。”

    黎晞猛然一震,正要狠狠用力的牙齿因着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而怎么也咬不下去了,他极缓极缓的退开一点点,微微偏了偏脸颊,与她眼对眼鼻对鼻,脑门紧紧抵着她的,哑声命令:“再说一遍。”

    “黎晞。我爱你——”

    话音刚落,就被以吻封缄,黎晞近乎风狂的吻着心爱的小妻子,唇齿相嵌气息相融,恨不得把她一口吞进肚子里去。

    一吻完毕,赫连瑶气喘吁吁,舍尖麻得快没了知觉,小脸酡红一片,可爱又迷人,黎晞太过激/动,也微微喘息,大掌眷恋的摩挲着她的脸颊,患得患失的幽叹一声,声如蚊呐般喃喃:“瑶瑶,老婆,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永远都不知道”

    “你想太多了。我不是不在乎你,而是我信任你。”赫连瑶听到他伤感的呢喃心里狠狠抽痛了下,双手轻轻捧住他的脸颊,温柔深情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

    其实在吃饭的時候她就看出他是故意用脚去绊那女孩子的,她好笑又好气,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幼稚,便没有理会他……

    闻言,黎晞若有所思的凝睇着裑下的小女人,剑眉微不可见的拧了下,抿着薄唇没说话。

    “老公,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所以我信任你,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不是不吃醋,我只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吃飞醋,你懂吗?”赫连瑶说得很诚恳,清澈透亮的双眼里一片坦荡,没有丝毫的谎言的成分。

    其实黎晞也就只是心里很不安,太爱她,所以会患得患失,现下听见她大大方方的表明心态,他心里的忧虑已然消散大半,轻轻叹了一口气,休长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薄唇凑上去在她芬嫩的唇瓣上狠狠撕磨了几下,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般对她怨愤的控诉——

    “那为什么不肯我碰你?”

    “呃”赫连瑶顿時噎住,小脸泛起一抹尴尬的红晕,不自在的撇开视线。

    可小脸才刚刚撇开一点,就被他霸道的掰回去面对他,他拧着眉佯怒的逼问:“说呀。为什么?”

    赫连瑶略显不自然的抿了抿红唇,微微蹙眉想了想,几秒之后,她像是做了某种决定,蹙起的小眉头缓缓松开,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吧。本来想确定之后给你一个惊喜的,可是你这样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也不是办法”

    “惊喜?什么惊喜?”黎晞凤眸轻轻一眯,定定的看着她。

    赫连瑶抽了抽嘴角,小模样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咬着唇犹豫了好半晌,才没头没脑的小小声说了句:“这个月推迟好几天了。”

    黎晞依旧还是定定的看着她,等了她好几秒,发现她没有再开口的打算,他才茫茫然的问:“说完了?”

    呃。赫连瑶满脸黑线,对他的呆笨木讷感到很是无语,没好气的斜睨他:“没听懂吗?”

    “什么?”黎晞一脸茫然,诺诺的问她,真没听懂。

    “我生理期推迟了。”赫连瑶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字,真是的,她越不好意思说,他就越是装糊涂,讨厌死了。

    黎晞看着她,定定的看着她的脸,似乎是在努力消化她话里的意思,然后他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缓慢的从她裑上滑下去侧卧在她裑边,一只手肘撑在床上,半支起裑子,视线再从她的小脸上缓缓滑至他的小腹上——

    “怀孕了?”他低哑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死死盯着她平坦的小腹,凤眸里波涛汹涌。

    赫连瑶轻吁口气,漫不经心的抿抿唇:“还不确定——啊——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捧住小脸狠狠吻住,黎晞激/动得整个人都微微颤抖,一颗心‘噗通噗通’像是要跳出来了一般——

    “赫连瑶。”他停住狂吻,突然很认真很认真的喊她,赫连瑶被他吻得晕头转向,还来不及抱怨,他又毫不吝啬的赞美:“你真棒。”

    赫连瑶晴不自襟的勾唇轻笑,看他那么兴奋那么激动的样子让她也跟着小激动起来,她甜蜜的轻叫:“你别高兴得太早,还不确定啦。”

    “我们现在就去医院——”黎晞兴/奋得不行,腾地直起身就把她从床上轻轻拉起来,急吼吼的叫着。

    “喂。你不要这么紧张好不好。我已经打电话问过李医生了,她说现在症状还不是很明显,让我再多等两天。”赫连瑶急忙拽住他的手臂,轻叫着制止他。

    闻言,黎晞果然停了下来,他轻挑眉尾看着她,手指勾起她的小下巴抬起来,深深的看进她的眼底:“打电话给李医生?前两天在阳台偷偷摸摸就是给李医生打电话了?”

    赫连瑶微微一怔,接着恍然大悟,原来他看见她避开他去阳台打电话,所以误以为她搞外遇?这男人真是疑心病太重。

    “不然嘞?”赫连瑶哭笑不得,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听出她语气里的不以为然,黎晞不服气的伸手捏她的小鼻子,恨恨的骂:“谁叫你不告诉我?这能怪我吗?我胡思乱想还不是因为你没有给我足够的安全感。你——”

    “好好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有事一定第一時间告诉你,求你别像个娘们儿似的啰嗦好不好?”赫连瑶忙不迭的举双手做投降状,慌不择言的唾弃道。

    黎晞凤眸一眯,危险乍现,冷飕飕的哼问:“你说谁像娘们儿?”

    赫连瑶蓦地一震,抬眸就看见他阴沉着俊脸,她不由自主的紧张,眨巴着大眼睛结巴:“呃?那个我的意思是”

    “谁像娘们儿?”黎晞极缓极缓的倾身过去,唇角勾勒着一抹阴测测的冷笑,整个人看起来邪魅又诱/惑。

    “不是老公我错了”赫连瑶慌乱的想解释,可是眼看着他越来越近,她下意识的认错求饶。

    黎晞俊美的脸庞漾着玩世不恭的痞笑,高大的身躯倾覆下去,双臂撑在赫连瑶的裑褆两侧,赫连瑶被迫仰躺在他裑下,他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漂亮精致的小脸,不怀好意的邪笑,装模作样的说——

    “哦。我知道了。老婆你是在嫌弃我不够猛是吧?没关系。为了证明我是货真价实的‘男人’,我今晚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

    边说,就边腾出一只手去捞她的裙摆

    “阿。你别闹。我我我现在不方便啊”赫连瑶惊得哇哇大家,慌忙用小手去阻拦他。

    他却俯下唇凑近她的唇瓣,邪/恶的呵气:“老婆你还没觉悟吗?我只用两根手指就能让你死去活来——”

    “阿。黎晞你给我闭嘴。”赫连瑶小脸刷地爆红,伸手去捂他的嘴,羞得想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

    “你还要我用嘴?嗯。好吧。满足你。”黎晞故意扭曲她的话,更加邪/恶的tiao戏她。

    “黎晞你阿不要老公”

    小女人断断续续的求饶声证明,男人正在以实际行动让她明白‘祸从口出’的下场是多么的悲惨

    春色旖旎,浓情四溢,夜,已深爱,延续

    ?琦宝贝完结篇】

    今晚是在香港的最后一晚,赫连逸枫心血来潮的带着敖文琦和宝贝女儿赫连敏上太平山看夜景。

    海拔五百多米的太平山,雄踞港岛西南部,一直被视为香港的标志。

    山顶之上。赫连逸枫一手抱着女儿,另一只手搂着娇妻,幸福惬意的俯瞰着壮丽海港和绚丽的城市夜景,层层叠叠的摩天大楼以及享誉全球的维多利亚海港尽收眼底。

    “妈咪你快看,下面好漂亮哦。”赫连敏胖乎乎的小手指指着山下绚丽夺目的夜景,惊奇的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稚嫩的嗓音甜腻腻的喊着敖文琦。

    “很漂亮是不是?那以后让爹哋经常带我们来好不好呀?”敖文琦美丽的脸庞泛起一抹宠溺微笑,一边侧过头来看着女儿,一边轻轻捏了捏女儿圆嘟嘟的粉脸。

    “好。”赫连敏用力点着小脑袋,可爱的抿着小嘴儿冲妈咪甜甜的笑。

    赫连逸枫静静的看着老婆和女儿,忍不住轻勾唇角,在女儿芬嫩的小脸上吻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又在老婆脸上吻了一下,一時间觉得世界是如此美好,有此娇妻爱女,人生足矣。

    约莫几分钟后,小敏敏圆溜溜的大眼睛突然定定的望着爹哋身后,轻轻咬着小小的唇瓣,小脸上有着一抹渴望

    “爹哋,我要下来玩。”小敏敏胖乎乎的小手抓着赫连逸枫后脑的发丝拽了拽,嗲声嗲气的喊着。

    赫连逸枫松开敖文琦的腰肢,然后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将女儿放下来,帮女儿微皱的衣服整理好,然后温柔的叮嘱:“别乱跑,来,拉着爹哋的手。”

    “嗯。”赫连敏听话的点头,然后用小手抓住爹哋的食指。

    赫连逸枫亲亲女儿的额头,缓缓站起来,长臂一伸,将老婆搂到身侧,用脸颊亲昵的碰碰老婆的小脸,极尽温柔的问:“喜欢这里吗?”

    “嗯。很漂亮。”敖文琦唇角往上弯起,露出一个幸福甜蜜的笑靥,娇小的身躯紧紧贴在他的怀里,小脑袋靠在他的肩胛上,痴痴迷迷的看着灯火辉煌的夜景。

    静静的相依相偎,深深眷恋着彼此的气息

    几分钟后,赫连逸枫突然疑惑的轻喊一声:“敏敏?”

    敖文琦心里‘咯噔’一下,立马退出赫连逸枫的怀抱,低头去看他刚才牵着女儿的那只手,空空如也——

    “女儿呢?”敖文琦瞬间慌了神,脸色刷地一片惨白,颤声急问。

    “我一時没注意”赫连逸枫狠狠拧眉,急忙转动着头四下张望。

    “你搞什么呀?女儿松开你的手,你都没感觉吗?”敖文琦音量控制不住的拔高,斥责赫连逸枫的同時她惊慌的转身疾步奔走,双眼四下搜索着,急得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你别急——”一看见她哭,赫连逸枫就心疼得不行,急忙抓住她的小手,柔声安抚。

    “我能不急吗?”敖文琦猛地转身冲他吼,整个人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了,惊怕的轻叫:“她还那么小现在坏人那么多天哪。会不会”绑架两个字突然冒出脑海,敖文琦脸色瞬间惨白得毫无血色。

    “嘘嘘嘘。别胡思乱想。”知妻莫若夫,小女人心里在怕什么,他一清二楚,大手赶紧抹掉她滚滚滑落的泪珠,极尽温柔的哄着:“没事没事,不会有事的,敏敏可能只是贪玩,应该就在附近,你先别慌,我们分头找好不好?”

    敖文琦已经方寸大乱,除了掉眼泪就只能听从他的安排,一边哭一边胡乱的点头,赫连逸枫抬手指着一个方向,说:“你去那边找,我去这边,冷静点,别慌知道吗?”

    “恩恩。”敖文琦泪眼婆娑,根本听不清他话语里的安抚,随口应了两声,抬步就朝着他指的方向慌慌张张的跑去。

    “文文慢点”赫连逸枫微微拧眉,在她身后担忧的轻叫。

    敖文琦置若罔闻,满脑子都是害怕女儿有危险的恐惧感,一边往前小跑着

    寻找,一边哽咽着呼唤:“敏敏敏敏你在哪儿?敏敏”

    也不知道为什么赫连逸枫不带她们去观景台,而带她们来这么偏僻幽静的角落,几乎没有人迹不说还光线昏暗,要是换做平時她一定不敢在这样的环境下独自奔走,可是现下担心女儿的安危,对神灵的恐惧远远不及失去女儿的恐惧

    一面踉踉跄跄的小跑着,一边频频转动着头四下张望寻找,用力抹掉疯狂流淌的泪水,敖文琦控制不住的由哽咽演变成哭喊:“敏敏宝贝你在哪儿啊?敏敏你答应妈咪一声好不好?敏敏”

    “妈咪”

    熟悉稚嫩的嗓音,在前方不远处传来,敖文琦整颗心顿時绷紧,循声朝着几米远的小亭子快速的跑去——

    幽暗的光线中,小凉亭里,一个蹲着的宽厚背影映入双眼之中,敖文琦没空多去注意其他,满心满眼都是怀里抱着一个超可爱小白兔娃娃的女儿——

    “敏敏。”敖文琦急呼一声,朝着女儿疾奔而去,看到女儿安然无恙,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回归原位,天哪。吓死她了。

    “妈咪。”赫连敏听见妈咪的呼喊,立刻抱着小白兔撒开脚丫子向妈咪跑来。

    敖文琦见到女儿跑过来,赶紧蹲下身子张开双臂,一把将女儿紧紧抱在怀里,狠狠哽咽:“你吓死妈咪了知不知道?你怎么可以乱跑?你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看到妈咪在哭,小敏敏顿時胆怯的瞅着妈咪,小小声的说:“我没有一个人,叔叔带我来的”

    “什么叔叔?爹哋妈咪不是教过你不许和陌生人说话的吗?你怎么都记不住呢?”敖文琦一听女儿这么说,立刻被吓得毛骨悚然,下意识的抬眸一看,果然那个宽厚的背影还半蹲在亭子里,真真实实的呈现在眼前。

    敖文琦蓦然惊悚,反射性的将女儿抱在怀里站起来,同時,亭子里的背影也在极缓极缓的站起来,敖文琦将女儿紧紧抱在怀里,转身就疾走——

    一步两步三步第四步第五步

    疾走的脚步随着脑海中胡乱涌窜的记忆而骤然缓慢下来,脑海中的画面越来越多,脚步就越来越慢,终于,她停了下来

    呼吸不由自主的窒住,敖文琦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她把女儿紧紧抱着,深、深、深呼吸,然后,她转回身——

    高大挺拔的背影,透着一股致命的熟悉感,看着,看着,泪水滚滚滑落

    亭子里的男人动了,他极缓极缓的转过身来,一张帅气的脸庞,那么突兀又那么自然的呈现在她的眼前,这张曾在多少个日夜里怀念的脸孔,有着几分她所熟悉的俊朗阳光,又有着几分她所不熟悉的冷酷阴霾

    曾经这副强壮高大的身躯,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正义之气,而如今却被一股阴冷的戾气所掩盖

    终于,他完全转过身来,饱含深情的双眼贪婪的盯着她依旧美丽的容颜,他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安心的浅笑,她过得很好。

    “爹哋”

    怀里的小敏敏突然轻轻唤了一声,紧接着,在敖文琦还没反应过来時,怀里的女儿就被赫连逸枫轻轻抱了过去,敖文琦抬起婆娑的泪眼怔怔的看着丈夫,赫连逸枫单臂抱着女儿,一只手宠溺的拍拍她布满泪痕的小脸,极其温柔的说:“去吧。”

    然后,赫连逸枫抱着女儿识趣的走开一段距离。

    缓缓回头,敖文琦紧紧盯着几米远那抹高大的身影,男人唇角噙着温煦如风的微笑,然后对她展开双臂——

    几乎是同時抬步,他张开双臂向她走来,她含泪一步步向他走去——

    当终于紧紧拥抱到彼此的那一刻,敖文琦忍不住泪如泉涌,哽咽得不能自制:“晨煜”

    “琦宝贝我的琦宝贝好想你啊”邵晨煜一声一声的深情呢喃,嘶哑的嗓音饱含着浓浓的眷恋与思念,在那些艰苦而危险的日子里,每当他遭遇生死危机的時刻,支撑他活下来的,就是他的琦宝贝

    他收紧双臂,很紧很紧的抱着她,很用力很用心的感受着她在自己怀里最真实的存在,俊朗的脸庞深深埋进她颈侧的发丝中,贪婪的呼吸着她的气息

    静静的相拥,她没有问‘为什么’,她只是默默的流泪,心里不停的感激上苍,他还活着

    他也没有问‘他对你好吗’,因为他亲眼看见了,她过得很好很好很好。

    他不能拥抱她太久,虽然他很想很想永远都不松开自己的手,可是人生啊。有太多的不尽人意

    极尽不舍的松开她,邵晨煜用双手轻轻捧着她的小脸,像捧着稀世之宝般小心翼翼,深邃如海的双眼贪婪的在她美丽的小脸上流连,然后他缓缓俯唇——

    饱含深情宠溺的吻,轻轻落在她的额头,微凉的唇瓣越压越紧,越压越紧,像是此生的最后一次亲吻,他狠狠的,狠狠的吻了她一下。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他走了

    没有说再见,也没有说保重,她与他之间,早已超越了言语的默契。

    缓缓回身,她的丈夫,她的女儿,正静静的伫立在几米之处,默默地等着她

    没有一丝犹豫,她朝着自己的港湾自己的归属飞奔过去,张开双臂,紧紧拥抱着丈夫和女儿——

    “老公我爱你”

    她狠狠哽咽,虽然她控制不住的在哭,可是她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爱她的那个男人安然无恙,她爱的这个男人在她身旁,她真的真的很感谢上苍……

    赫连逸枫——这个她爱和爱她的男人啊。她该怎么感谢他呢?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精心安排了好久的吧

    “小傻瓜,老公也爱你”俯唇在她微微颤抖的唇瓣上心疼的轻啄一下,深情呢喃。

    “还有我还有我,我爱爹哋妈咪”怀里的小不点不满的嘟嘴儿抗议。

    “嗯。爹哋妈咪也爱敏敏宝贝,好爱好爱”

    赫连逸枫轻笑着亲亲女儿的小脸蛋儿,一手搂着默默垂泪的妻子,往来時的路,一步步原路返回——

    娇妻,爱女,人生,足矣

    ?邵晨煜完结篇】

    幸福的一家三口缓缓消失在视线中,一棵茂盛的大树后,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的移出来——

    邵晨煜深深望着那已然无人的小道,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追忆往事的飘渺涩笑,他的琦宝贝,真幸福啊。

    四年了。時间过得真快啊。

    身为警务人员,能被派遣来港做卧底,他深感荣幸,当初向他下达这项任务的是他的直属上司,也就是他的父亲邵威东局长,他很清楚的看见父亲眼底的犹豫与不舍,可是他却毫不犹豫的接受命令。

    他的琦宝贝从今以后都不用他再守护,那么,他就用自己的下半生报效祖国。

    对父母,他是个不称职的儿子,虽然父亲知道他诈死的内幕,可是当初为了逼真,瞒了母亲,导致母亲伤心欲绝到数度晕迷,直至最近这一年,父亲才很隐晦的告诉了母亲他还活着

    卧底是一份十分危险的工作,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如若一時大意,葬送的就可能是自己的生命,更有可能会连累自己的家人,所以这几年里,他時時刻刻都小心谨慎着。

    可是今天,就算知道自己的身份会暴露,他也会冒险来见她一面,因为实在想念

    他爱她。

    很爱很爱。爱到已经刻在了骨子里,永远,永远,也抹不掉

    有些人,可以用一段新的感情来忘记旧情,可是他做不到,在他邵晨煜的生命里,这一生一世,永远只爱她敖文琦。

    对爱情,他宁缺毋滥。没她的陪伴,他愿独身。凄苦吗?悲伤吗?不。他觉得这样很好,真的很好,远远的爱着她,默默的祝福她,只要她好好的,哪怕是在别人怀里幸福,他也心甘情愿为她独守终生

    只要有爱,心就不绝望

    敖文琦,你在你的世界里,与他相携手。

    我在我的世界里,与你共白头

    ?全文完】

    ——————

    申明:以下字数不收费

    完结了完结了,终于完结了,筒子们,感谢你们这一路的支持,爱你们。

    对于煜哥哥的番外,也许很多小盆友会心疼他,可是淼认为,这是煜哥哥最好的结局。只要心中有爱,就不寂寞,不孤单,不绝望。千百种人生,千百种选择,大家就尊重煜哥哥的选择吧。(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以下重复一万遍)

    好了,就这样吧。宝贝们,下个月十五号,我们新文见。最后一句,淼很爱你们()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